-"自然是當真,這事還是君臨前些日子,親自用玉蟲發來的訊息。"

沈夢辰重重點頭說道:"當時我也冇太注意,誰能想到那一位沈氏子嗣,在哪不好,偏偏就在雁國。"

沈夢辰對於這位讓沈氏先祖靈位駕崩的沈氏子孫,當真是哭笑不得。

先不說雁國的位置距離靖國有數十萬之裡遙,你跑哪不好。偏偏跑到了雁國?

如今雁國,戴國,才國,三國的局勢,就讓沈夢辰這位沈氏二叔祖頭疼。

畢竟靖國在野狼山大陸地位與眾不同,沈氏又是靖國望族,輕易插手他國戰亂,容易壞了規矩。

不過與那位素未謀麵的,能讓沈氏先祖靈位駕崩的優秀子孫想比,就是趟一趟渾水又如何呢!

"大不了,我親自走上一遭,也將那小子給帶回來。"沈夢辰咬牙說道。

沈文樂點了點頭說道:"那隻好如此了。"

說完。沈文樂直接走到外堂,指揮起了總府與雁國宗人分府的玉蟲聯絡,既然沈夢辰要去雁國,沈文樂開始為他的雁國之行。收集一切情報。

三天後,一艘全副武裝的暴風級戴國飛艇,滯留到了野狼山驛城,在驛城內引起軒然大波。

"看戴國的飛艇來了,這是要詔安,還是趕儘殺絕?"

"估計是詔安吧。"

"何以見得。"

"你想啊,這油城最值錢的家當全都在野狼驛城,戴國若不詔安,陳天嘯能大開方便之門嗎?"

"也對啊,那咱們這些小嘍囉就靜觀其變吧。"

從戴國飛艇大隊穿越野狼山脈,大搖大擺的進入雁國的國境開始計算,已經現在過去半個月了。如果在配合地點軍團,空地兩線作戰的話,雁國的命數倆說,但是油城絕對是已經改旗易幟,成了戴國州下的城池。

在那一艘飛艇在天空中徘徊了半個時辰,最終與陳天嘯取得了聯絡後,野狼山驛城大開城門,雙方進行了和談。

一個時辰後,沈七夜立刻接到了陳天嘯的召喚,可見結果並不是那麼的樂觀。

至少陳天嘯想要憑藉"沈君臨"這麵大旗,去恐嚇戴國,是根本做不到,因為這一次戴國與才國,一同瓜分雁國的幕後,顯然還有其他的大國影子。

若是沈君臨親臨,那些幕後黑手或許還會賣一個麵子,但隻是一個龍族人,或者沈君臨的遠親,遠遠達不到讓那幾個超級大國的國君同時賣麵子,顯然是陳天嘯當初的一廂情願罷了。

"七夜。和談失敗了。"

陳天嘯在和談過後,像是蒼老了十歲般,癱坐在了椅子上,一臉的無精打采。這還是哪是往日裡的白米飛劍陳大人,這分明就是一頭打了敗仗的公雞。

沈七夜試探道:"沈氏族公的麵子他們也不賣嗎?"

沈七夜之所以能在和談失敗之後,第一次接近三國爭霸真相,顯然陳天嘯還是相信沈七夜與那位莫須有的沈氏族公,有一絲牽連,但也隻是一絲罷了。

陳天嘯從懷中掏出一頭巴掌大小,翠綠色的玉蟲,說道:"是我們把事情想簡單了,這一次戴國,才國,一共大舉進攻我大雁,是幾個超級大國共同的陰謀。如果你把沈君臨叫到雁國,他們各方或許還會賣沈氏族公一個麵子,但你能做到嗎?"

還不等沈七夜說話,陳天嘯搖頭滄桑無比的說道:"不能。沈君臨是什麼人,那可是靖國的相國,天海城的城主,你與他的這點關係,他怎麼可能會為了你一個後輩,撫了幾大國君的麵子呢,是我異想天開了,是我異想天開了啊!"

說到了最後,陳天嘯癱坐在了椅子上,一直不停的念著異想天開。

人最可怕的不是**的擊敗,而是心靈的碾壓。

陳天嘯是一個忠君愛國的戰師,雁國的滅亡已成了定局,他冇有當場發瘋都已經算是好的了。

沈七夜抱拳微微作揖後,便退出了城樓。

當天下午,一隊全副武裝,近千名黑甲士兵,在戴國一個四級戰師的統領下,接管了野狼山驛城。

陳天嘯,馮八千,夏明月。胡廣與胡奇,包括沈七夜與魯統坤在內。,油城數百個狩獵隊員,全都坐上了戴國的暴風級飛艇。目標,回到油城問罪。

"哥哥,你以前坐過飛艇嗎?"等到飛艇升到了數百米的高空,魯統坤異常興奮的吼道。

這一次回油城,該擔心的是陳天嘯,油城的人,像魯統坤這樣頭一次坐飛艇的狩獵隊員,大多興奮異常。

任誰都想不到。他們這些苦哈哈,人生頭一次坐飛艇,竟然是雁國滅亡的時候。

"哥,你聽說了嗎。大家都在傳,雁國已經亡了,隻有京都還在雁國相國的支撐下,與戴國。才國的幾個軍團同時對戰,你們龍族人真是牛逼啊。"沈七夜冇有回話,魯統坤看著飛艇從白雲上穿過,又興奮的大吼了一聲。

論武道。十個地球都比不了軒轅世界,但論科技,如今的軒轅世界,拍馬也比不上地球。沈七夜怎會冇坐過飛艇,他還會開飛機。

沈七夜目光遠眺油城的方向說道:""統坤,進入了油城,你千萬不要衝動知道嗎?"

魯統坤一愣。隨即眼眸微紅,粗聲粗氣的點頭說道:",我知道了,我都聽你的。"

飛艇的速度就是快,原本從野狼山驛城到油城,起碼要幾天的腳程,但是兩個時辰的奔波後,暴風級飛艇就攜帶著雁國舊部,還有沈七夜這些狩獵隊員,抵達了油城。

這時的城牆之上,早換成了戴國的旗幟還有戴國標誌性兵種,黑甲軍。

一排排威武雄壯,威風凜凜,全副武裝的黑甲軍,早已在飛艇降落地點,等候多時了。

"一排雁國舊黨,一排狩獵隊,全都給我站好了,否則格殺勿論。"

飛艇降落點,一個操場大小的空曠草地上,一個黑甲軍大聲吼道。

在他的身後也站著一隻完整編製的黑甲軍,不光人數眾多,二級三級戰兵更是比比皆是,這種戰力,也就隻有戴國這種超級大國才能做到。

稍有反抗就是死,在野狼山驛城歸來數百人,頓時啞火,然後按照各自的歸屬拍成了兩排,等待了戴國的檢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