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因果之主,戰神奎......”

獨自一人在寒冷的空間,狩獵女神深深地皺著眉頭,開始冥想......

即使曙光天堂的守護神說他們三個會在魔界被殺死,狩獵女神也不喜歡他們的行為。

狩獵女神不是一般的神,是天生的先天神。

雖然她的本性因為主體被戰爭之主占據而受到限製,但她的視野卻一點也不與眾不同。

曙光天堂裡有三個至高無上的存在。

不用說,曙光之主是三界中絕對最強的,冇有人能單獨阻止他。

天道守護神不如正義秩序之主,但是他天道守護神的身份,也......難以想象。

本來,他一個人就可以等同於正義之主和秩序之主的合力。

但是,在曙光天堂化身之後,他的意誌成型,最多也就是類似於秩序之主。

正義之主與秩序之主,正義之主稍微強一點。

如果是在外麵,勉強可以抵擋魔界的毀滅之主,但是在黑暗之主改造的冥界,正義之主與秩序之主的合力恐怕隻能抵擋一次毀滅之主。

因果之主,毀滅之主,至高死神,仇恨之主,雖然這幾個人並不一定真的有所畏懼,但是在魔界,卻能最大限度的發揮出一定的黑暗和毀滅的力量。

在那種極致黑暗、極致血腥的環境下,曙光之主三個人能不能做出一個顛倒的局麵,他們自己也搞不清楚。

在狩獵女神的心中甚至有一種感覺,即使是曙光之主衝進魔界,也可能是在因果之主的設計中。

而這一點,曙光之主他們應該也是心中有數。

“仇恨之主,因果之主...將臣之主,你們給我等著!”

想著如何為戰爭報仇,戰神奎更好。

雖然現在很難殺,但久而久之總有機會。

然而,因果之主讓狩獵女神有些虛弱。

她若有所思,突然,她的心一動,一個名字突然從她的靈魂深處跳了出來。

是將臣之主差點殺了她的臣民,最後被秩序之危所阻。

現在將臣之主都遠遠落後於秩序之主了,更彆說和因果之主比了。

但是在狩獵女神的眼裡,將臣之主的力量本質絕對不亞於因果之主,甚至是曙光之主的至高無上的力量。

久而久之,將臣之主未必不能成長為堪比曙光之主的存在。

而且,那次危險之後,狩獵女神還專門做了調查。

將臣之主雖然名義上屬於黑暗世界陣營,但隻和黑暗之主有關,並不是黑暗世界的主神。

“有冇有可能讓他和黑暗世界甚至是魔界產生不可調和的衝突......”

她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,但狩獵女神並不急於調查和計劃。

就像曙光天堂的守護神說的,現在大家最好不要出曙光天堂。

那邊連戰爭之主都敢下手,他絕對不會顧忌彆人。

但是,狩獵女神最需要的是時間,也就是這一次戰爭結束了,她有無數年的時間和那些人一一算賬。

無限虛空!

四大主神與秩序之主的戰爭已經徹底失敗。

所有最初的光芒都凝聚在身上,每一個拳頭和手掌,曙光之主毫無保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