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第五百四十章

另外三張設計圖的風格,與‘夏’一看就知道出自同一人之手。

而徐廣良從未說過自己設計的是係列圖。

那麼隻有一種可能......

徐廣良這張設計圖確實是抄襲的!

徐廣良看到那一係列的設計圖,表情從一開始的憤怒,逐漸變成了驚恐。

他猛地回頭,目眥欲裂地瞪著林知悅。

怎麼可能!怎麼會這樣?!

林知悅居然冇有把所有的設計圖全部給他,居然還留了三張!

眾人看見徐廣良的表情,便明白了怎麼回事。

雲老爺子好似一時間蒼老下去,跌坐在椅子上,寧榕瑛死死壓抑著心中的怒氣,險些破口大罵,腦袋混亂無比。

盛天集團的幾位股東再也忍不住了,“當時我們就不該聽雲夕柔的!在第一次抄襲曝光時就應該停止生產,我記得雲笙還提醒過......”

“是啊,穆承修!為什麼你不相信雲笙,要相信這個兩麵三刀的小三?!你是非要我們盛天集團和你一起陪葬是不是?!”

“徐廣良引以為傲的設計,居然隻是人家林知悅係列中的一張,不虧是方媛的女兒......”

“因小失大,因小失大啊!穆少,你多少次為了雲夕柔不顧盛天集團的利益?今天你還有什麼好說!”

“我看,穆少也不必再擔任盛天集團的總裁了,這股份理論上也不是你的,而是雲笙小姐的。”

“自從雲笙離開了盛天集團,就一直在走下坡路......”

穆家、雲家所有人臉色都變得極為難看!

可偏偏他們還無法反駁什麼,是啊,能反駁什麼呢?

誰知道雲笙那個鄉巴佬,在離開雲家之後就能進入穆天國際?誰知道盛天集團在一步步往下跌?

雲老爺子神色複雜的注視著雲笙,他也曾真心疼愛過雲笙,可是......可是雲笙在鄉下的那些年,陪在他身邊的人是夕柔,他便更加疼愛夕柔,這有什麼不能理解的?

雲笙太過爭強好勝,夕柔性子又軟弱,所以雲老爺子纔會幫雲夕柔。

他覺得,雲笙若是尊敬他這個爺爺,就該明白這個道理。

可現在......

雲笙起身,舉著紅酒杯,“諸位,再給你們最後一天時間,回收所有香水,撤銷包裝,若是辦不到,一天之後,謝堯先生的律師團便會起訴。”

“還有,這款包裝會在穆天國際旗下的香水部門發售,調香師名為‘倦鳥’,我想,你們不敢和穆天國際對著乾。”

這兩句話的資訊量太大了!

包裝從雲氏這邊下架,就會在穆天國際的香水部門上架,而且穆天國際從前並不涉及香水產業,香水部門肯定是個掛名的工作室,想必負責人就是雲笙。

那些客人好不容易買到心心念唸的香水,結果被回收了,然而幾天之後,又有一款同樣包裝、不,甚至是更精美包裝的香水上架,還是一個係列!

那麼衝著包裝去的顧客,會怎麼做?他們會放棄雲夕柔的香水,轉而去買雲笙的!

更何況,大家都知道,能在穆天國際成立工作室是調香師,水平自然也不會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