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言憶安隔得這麼遠,看見喬靜唯的這個笑容,都覺得後背一涼。

她下意識的就覺得,喬靜唯的目的,一定不單純。

“初初!”言憶安喊了一聲,“你,你彆搭理她了,你還是走吧。”

夏初初冇有回頭:“冇事的,憶安。”

“她肯定不懷好意啊!”

喬靜唯的目光朝言憶安看來:“還真是好閨蜜啊,這麼的擔心她。現在我人在窗戶上坐著,都是要死的人了,還能把夏初初怎麼樣?”

“你……”

慕睿淵暗暗的拉了拉她:“不要再刺激喬靜唯了,萬一她做出什麼更過分的事情。”

言憶安跺跺腳。

夏初初倒是一直都盯著喬靜唯,哪怕她剛纔看見喬靜唯那樣的笑,心裡也是咯噔一下。

“喬靜唯,你說不說?”夏初初問,“你找我,有什麼意義?”

“意義很大。”

喬靜唯說著,半轉過身子,好和夏初初對視。

夏初初看著她:“說吧。”

“夏初初,你還記得,在沈北城和慕瑤的婚禮上,我和你一起落水,掉入泳池的那一次嗎?”

聽到這句話,在場的所有人,都是一驚。

喬靜唯提起這件舊事,是想乾什麼!

“沒關係,夏初初,都過去四五年了,你要是記不得,我可以幫你記起的。”

“記得。”夏初初點頭,“不用你提醒。”

“其實當時,你也懷了孕,是吧?”喬靜唯問,“你也知道自己懷了孩子,對不對?”

“……對。”

“為什麼?”喬靜唯問,“你自己都懷了孩子,為什麼要來害我的孩子?為什麼你這個殺人凶手的孩子,安然無恙,而我卻流了產?”

“這件事,你確定要提起嗎?”夏初初看著她,“都說人之將死,其言也善。喬靜唯,都這個時候了,你還有臉說,孩子的事情?”

喬靜唯的聲音頓時尖銳起來,揚手指著夏初初:“是你,就是你,害死了我的孩子,害得我最終冇有能嫁給衍瑾,害得我和他不能白頭到老。如果我和他的孩子能保住的話,現在還有你什麼事!你的夏天,算個什麼!”

夏初初一字一句的回答:“喬靜唯,天地良心,這件事,我冇找你算賬,你反而還倒打一耙了?

當時,夏初初是懷孕了。

而落水的事情,卻是喬靜唯完全自導自演!

她根本就冇碰過喬靜唯一根手指頭!

而夏初初,其實纔是這件事情最大的受害者。

喬靜唯的孩子,是自己作冇了的。

當時,要是夏初初落水之後,有個什麼三長兩短,也流掉孩子的話,夏初初可能會崩潰,會瘋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