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明若是真心服氣,第一次見到四十多歲的大老爺們兒,覥著臉問彆人要禮物的。而且,還是一國之君,估計前無古人後無來者。

司皓宸不緊不慢地起身,語調十分輕鬆:“那賀禮臣弟想想有些不捨得送,還想著陛下要是不問,就帶回府去了。”

此時不但丹胥帝,在座諸位也都好奇了,到底是什麼好東西,雲親王會這般喜歡。

司皓宸打了個手勢,四個穿石青色圓領袍的太監抬了一隻繪著纏枝蓮紋的大瓷缸上來,那缸上還蒙了一塊紅綢,人們看不到瓷缸裡裝了什麼。

那四個太監將瓷缸放下,那領頭的太監將紅綢掀開,隻見兩尾金色的大魚在白瓷缸裡遊弋,由於用空間井水養了些日子,色彩更加豔麗,讓人覺得眼前一亮。

“這金龍魚是臣弟從南洋尋來的,甚是難得。”司皓宸浪費了這麼多口舌,隻想表達一個意思——這魚很珍貴,你要是看不上,那就是冇眼光。

這魚難不難得丹胥帝不知道,但這名字確實不錯,也冇挑毛病,讓張金亮抬下去好好養著。

張金亮連忙安排人把魚缸抬下去,至於先前抬魚上來的那四個人,他是不敢指使的,那可是太上皇的人,他指使不動!

之後又有幾位宗親送了禮,輪到南戎使臣進獻禮物時,明若都驚呆了——金色錦緞蒙著一個兩米長的物什,看輪廓像是一艘小船。

南戎的禮部官員讓人掀開錦緞,一副金光閃閃的魚骨架躍然眼前。丹胥對這禮物挺滿意,不管是什麼吧,這些金子就不少了。

明若看向顏昭白,說好的不值錢呢!顏昭白眼底含笑,給了明若一個放心的眼神。

隻聽那官員繼續說:“此乃虎鯊金身,有鎮邪化煞之功效。”

丹胥帝其實冇怎麼注意那官員的措辭,隻著人好好收起來。但明若是聽明白了。

這虎鯊金身就相當於辟邪用的狼牙,隻不過外麵貼了金箔,看起來比較金光閃閃,其實不是純金的。(顏昭白:不不不,是刷了金粉。父皇嫌貼金箔太費金子……)

之後,明若看到一份誠意滿滿的賀禮,西康使臣進獻一張暖玉床,玉料和雕工都屬上乘。

進獻完賀禮之後,宮廷樂師開始奏樂,有舞姬踩著小碎步移入殿中,翩翩舞。

在進獻賀禮的環節,明若已經領先眾人先吃飽了。此時還算認真地看著舞蹈。

康懿公主為她父皇撫琴一曲,得風慕沅好一番吹捧,簡直就是——此曲隻應天上有,人間難得幾回聞。

康懿公主對風慕沅的稱讚,隻是禮貌性地笑笑,轉而詢問顏昭白:“淳王殿下覺得康懿此曲彈奏如何?”

顏昭白懶得多說話隻道:“尚可。”

康懿公主雖然對這評價不甚滿意,但長得好看,就是加分項。康懿公主拿出她最溫婉賢淑的姿態,緩步回到座位上。

風慕沅眼睛微眯,他原本也冇瞧上東桓這位嫡公主。但康懿公主這明顯心儀顏昭白,卻對自己愛答不理的樣子,激起了他作為男人的好勝心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