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厲肖南並冇有憐香惜玉,手下留情。

他的手指緊緊的捏著白婧柔的下頜,力氣越來越重。

在他眼前的白婧柔卻絲毫冇有恐懼,她隻是沉了沉眸子,冷笑了幾聲。

擔心手裡的咖啡杯掉落在地上引起旁人注意,白婧柔隻能死死的握著咖啡杯。

然而厲肖南的力氣超出了她的想像,冇過幾秒鐘,她隻感覺到下頜痠疼。

她嘶了一聲,咖啡杯傾斜了一個弧度。

杯子裡的咖啡全部灑在陽台上,而杯子去始終被白婧柔緊握在手裡。

白婧柔再次笑了笑,抬起眼眸直視著眼前的男人:“厲小少爺真是善於偽裝,這些年你將紈絝子弟的角色演繹的淋漓儘致,隻可惜......厲寒軒和爺爺不死,你一輩子都隻能是厲氏集團的副總......”

厲肖南的目光變得陰森起來,連語氣都滿是威脅:“白婧柔,你彆自作聰明的毀了我的計劃。要是泄漏一點,我要了你全家的命!”

白婧柔沉默了幾秒鐘。

她一把甩開了厲肖南的手臂,眼神也變得冷厲了幾分:“你彆惹我......我不是林伊然,可以任你們厲家欺辱。真的惹怒了我,你一定會被爺爺和厲寒軒攆出厲家!”

厲肖南的陰謀詭計,她全部都知道!

這個男人在國外擁有了自己公司,這個公司的署名是個陌生人,並不是厲肖南。

白婧柔在一個月前去找二嬸的時候,碰巧在房間裡看到了電腦螢幕上的會議記錄。

記錄的視頻裡,坐在正中央侃侃而談的人,正是厲肖南。

原來紈絝子弟隻是厲肖南給自己的人設。

厲家爺爺遲遲不鬆口將厲氏集團給他,他纔有了新的陰謀,打算一步一步摧毀現在的厲氏集團。

白婧柔自嘲的笑了笑,她總要在厲氏集團和厲寒軒之間選擇一個。

厲寒軒鬥不過厲肖南也沒關係,她隻要贏過林伊然,一輩子守在這個男人身邊。

至少冇了厲氏集團,厲寒軒的手裡還握著林氏集團......

總不會讓剛剛飛上枝頭的她,因為厲肖南再次摔落下來。

厲肖南的手臂短暫的停在了半空中,落下的一瞬間,他的臉色也緩和了許多:“你想和我合作。”

不是疑問,而是肯定。

他太瞭解這個女人了。

她把自己偽裝成一副善良有禮的模樣,實則心很毒辣。

騙得過厲寒軒,哄得了厲家老爺子。

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折手段。

自己的前嫂子林伊然不及她半分惡毒,怎麼能鬥得過她。

隻可惜他不是厲寒軒,也不是厲家老爺子。

和白婧柔的合作,隻能是迫不得已。

厲肖南低著頭看向地上的咖啡,緩緩的勾起右側唇角,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。

不過在他的團隊裡加入這樣心狠手辣的女人,倒也未嘗不可。

冷冷的笑了兩聲,他隻覺得今後的一切,愈發的有趣了。

白婧柔把咖啡杯放到一旁的桌子上。

她並冇有回過頭看向厲肖南,“和你合作我也是有條件的,你不能否認我的決定,也不要試圖影響我所做的事情。”

厲肖南向前走了幾步,慵懶的靠在陽台的扶手上。

看著白婧柔,他語氣平淡:“你指的決定是,找人睡了林伊然和葉思韻?女人的事情我不想管,隻是勸你一句,既然她和厲寒軒已經離婚了,影響不到你,還是把心思放到厲寒軒身上吧。”

白婧柔懶得聽厲肖南的話。-